残雪凝辉冷画屏

【翻译/宇智波兄弟】膝

翻译工:

亲情向


作者:あやせ


地址:http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3858481


----------




时钟的长针发出咔的一声。美琴停下叠衣服的手,抬头看了一眼柱子上的挂钟,鼬差不多该从学校回来了。


日已西斜,从窗口投入的阳光又低又长,是温暖的朱红色,可这时的空气却又让人感到些许寒意。


准备些点心给他填肚子吧。对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来说,从早上出门到这时回来,只靠一份便当度过还是有些艰难吧。柜子里有别人送的馒头,不过,这样一来,讨厌甜食的佐助怎么办呢,要是有煎饼就好了。


这时,美琴突然想起,佐助怎么样了?




美琴去院子里收衣服的时候,佐助正在矮桌上铺着大大的白纸画画。他用的彩色铅笔是兄长的旧东西,12色的彩笔,鼬没怎么用过,几乎和新的一样。


纸上画的是围着三个点的大圆圈,从点的位置来看像是人脸。美琴看的时候,他又在那个貌似人脸的圆旁边新画了一个圆,然后加上了相当于眼睛鼻子的三个小点。这次画的整体要小一些。


佐助注意到身旁的母亲,于是指着刚画的圆说:


“sashuke!(注:小朋友口齿不清,把sasuke念成sashuke)”


然后又指着另一个圆说:


“尼加!(注:同上,把尼酱念成尼加)”


美琴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
“嘛,画得很好啊。”


听到母亲的话,佐助开心地笑了,拿起彩色铅笔再次面向白纸。




之后,他一直很安静,所以想在准备晚饭前收拾好衣物的美琴便没有注意佐助做的事——


回头看向背后的矮桌,只见佐助伏在桌上睡着了。孩子圆润的柔软脸颊压在好不容易画好的画上,手上还握着彩色铅笔。


美琴先将叠到一半的富岳的工作服放在一边,站起来去拿毯子,打算盖在佐助背上。


前不久,佐助还是很有规律地在吃完午饭后午睡的,最近却不睡了。随着成长,体力渐渐增长,身体并不一定需要睡眠了吧。但即便如此,还是支撑不到晚上,经常吃晚饭时拿着筷子就打起瞌睡来,或是洗澡时就犯迷糊。今天也是如此,反正鼬回来之后要和他一起玩的,在那之前睡一会儿吧,佐助对母亲的这番话不予理会,下午在院子里追麻雀玩儿。在外面玩累了,于是这时就败给睡魔了。


佐助脸颊下面的纸上画着好几对只有脸的兄弟,画身体对他来说似乎还有些困难。明明只是圆圈和点,看起来却像是笑脸。


真不可思议啊,就在美琴独自暗想时,玄关传来了鼬的声音。


没能迎接兄长归来,佐助闹别扭的样子不难想象。美琴不由得苦笑着将手中的毯子盖在幼小的背上。打开通向走廊的门,说了声欢迎回来,斜跨书包的长子向这里走来的身影便映入了眼帘。


“佐助呢?”


“看,在这儿。”


美琴边将鼬迎进客厅边指着房间中的景象。鼬本来有些奇怪总是飞扑过来迎接他的弟弟没出现,看到佐助的睡姿后便轻笑起来。美琴坐下来继续叠衣服,看到鼬的表情有些意外。


鼬将书包从肩头卸下,放在房间角落,一直凝视着弟弟的视线突然垂下,然后看向美琴。


“……妈妈,有空吗?”


乍一看,鼬的表情一如往常,但美琴却从中感觉到了什么,不是作为忍者而是作为一名母亲的直觉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美琴有意识地对他微笑着,把拿在手中的工作服再次放回衣服堆里,整个人转向他。


鼬默默地跨坐在美琴膝盖上,双臂抱住她,用力抓紧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没……”


简短的回答,但其中却带着细微的颤抖。鼬没有再说什么,美琴也沉默地抚摸着长子的后背。


她带着歉意,将脸颊贴上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黑发。




鼬上学前美琴就已经知道了,他在同龄的孩子中是出类拔萃的。因此,也常被疏远找茬。尤其,孩子们很擅长察觉与自己不同的事物,并且会本能地从群体中排除异端。因为是宇智波的孩子于是从一开始就被带上有色眼镜看待,这种事也有吧。


在学校里,鼬一直承受着这样的精神负担,独自一人。


即便走出学校,鼬承受的负担也一样。他被父亲和家族寄予着极大的期望。对走在逐渐衰颓道路上的家族来说,像鼬这样优秀的孩子,其存在本身就给人一种会带来光明未来的感觉。作为宇智波的一员在宇智波集落成长、嫁给族长、从背后支持丈夫的美琴也痛切地理解这种心情。


她也曾想过,是不是给他的压力太重了,但鼬总是能拿出期待以上的成果。如此反复之间,不知何时,美琴也觉得这个孩子是特别的。


优秀而温柔的鼬一直独自怀抱着这一切。




没能从周围的大人和孩子们手中保护好你,对不起。


她以为,这孩子有着不需要庇护的强大,鼬没关系的。作为母亲,她实在是太愚蠢了。


鼬什么都不说,但蹭在自己腰间的额头却显露出与年龄相符的稚嫩与脆弱。


尽管是个无能的母亲,但对鼬来说,自己是他能够倾吐无法承受的压抑的对象,真是太好了。




“……尼加”


不太利索的舌头发出含糊的声音。


鼬猛地抬起头看向声音的方向。


佐助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,不知是什么时候醒的,之前美琴盖上的毯子掉在了他另一边。


美琴依然将手放在鼬背上,有些犹豫。她想继续抱着稍稍袒露自己的长子,但在正爱撒娇的幼小的佐助面前,鼬一定会有所顾虑,毕竟要考虑作为兄长的面子,要不要继续把他留在自己膝头呢。


她正想着,鼬已经抬起了腰。美琴轻轻松开了手臂。


就在这时,佐助笑了,宛如闪耀的太阳一般的满面笑容。


“尼加”


佐助拍了拍自己的膝盖,招呼鼬到这里来。


“……佐助”


鼬有些困惑地沉吟着弟弟的名字,然后从美琴膝上下来,慢慢走到弟弟身旁。佐助抬头看着兄长,然后又拍了拍自己的膝盖。鼬轻轻在弟弟幼小的膝头坐下,当然,他用自己的膝盖撑在榻榻米上,没将体重压上去。


鼬把小小的佐助圈在怀里用力抱紧,佐助像美琴刚刚所做的那样轻轻抚摸着兄长的后背。


“尼加?”


“……嗯”


鼬的声音微微颤抖,但理由应该和之前不同了。


时钟的指针又发出了咔的一声。




谢谢你,佐助。


因为有你在,因为有你的笑,哥哥一定不要紧的。



评论

热度(58)

  1. 残雪凝辉冷画屏翻译工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