残雪凝辉冷画屏

【火影】【鹿宁】无声

spookyfox:

【火影】【鹿宁】无声


CP:奈良鹿丸/日向宁次


警告:主要角色死亡


------------------




六代目火影也没有想到,日向宁次的葬礼上,乌泱泱地攒了一大群人,日向主家那个一般只用于举行重大仪式的宽阔厅堂,竟然差点儿都站不下。


 


说来也怪。日向宁次这个人,一向冷口冷面寡言少语,早年就不必说了,后来和鸣人的一战后脾气改了不少,性格却轻易变不了,仍然不能算是一个让人亲近的家伙。平时除了任务、训练和集体活动,也没见他跟几个人有过密的私交。除了三班的老师队员,还有几个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的人物,好像跟谁都不算太熟。


此时这一屋子人来得齐整,倒有点超出了卡卡西的意料。就算排除日向家那白花花的几十口子,来的人好像也比前几次他参加过的葬礼要多得多——这几天来木叶举行的葬礼着实不少,人心惨痛,葬礼除了亲朋之外也就能免则免了,是以数量虽多,规模都不大。今天却是个例外。


 


卡卡西活了三十多年,从下忍一路当到了火影,去过的葬礼数也数不清楚。


他知道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死在眼前是什么感受。宁次的遗体是小李一个人背回木叶村的,一场大战下来他精疲力尽,背得步伐不稳、气喘吁吁,好几次有人劝他把人放到担架上,或者至少让别人搭把手,他都咬着牙不肯。“他是跟我一起来的,所以我要跟他一起回去。”小李对每个人都如此说。最后天天含着泪摆手叫大家不要再劝,于是就这么一路背了回去。


他知道在被一个人舍身保护了性命之后,汹涌的愧疚是一种怎样的折磨。鸣人向来没心没肺惯了,此时也是低眉垂目,眼角发红。和死者有着同样姓氏的女孩子从一开始就泪流满面,和鸣人并肩站着。这几天来仿佛大家都产生了默契,谁也不在他俩面前提“宁次”这个名字。其实以后的好些年里,在那一届中忍考试木叶四个班的同期生之间,这个名字都仿佛是不可提起的禁忌一般。这是后话。


他知道黑发人送白发人是忍者的毕生夙愿,能够达成的却不多。进门的时候日向日足作为家主对来人一一表示感谢,中年的男人几天之间仿佛苍老了十岁。先是亲兄弟,再是亲兄弟的孩子,不得已三字,想来即使是一家之主也难以承受。大厅正中那副黑白相片中的少年,乍看上去轮廓像极了他父亲的双胞胎兄长,仔细看眉眼却又有些不同,大约是得自母亲那一方的遗传,表情淡然,因为长发的缘故稍稍遮去了一些棱角,倒露出两分温柔神色来。


 


卡卡西记忆中的日向宁次跟温柔多半是搭不上边的。他清楚地记得三年前的那次上忍考试,最后一场比试的对象,是考生自己的导师。彼时还是上忍的六代目火影站在评委席位,考场上是刚完成前面所有项目的宁次,已是一身尘土,衣衫也有些不整,神色却不减肃杀凌厉,远远站在和凯相对的另一端,不动声色,缓缓把双脚拉开比肩略宽的距离,膝盖微曲,双肩微微下沉,腰背却挺得笔直,一掌立于身前。姿态并不起眼,明眼人却能看出其中暗含的千钧之力,正是他家传柔拳的起手式。就在卡卡西惊觉一年前通过了中忍考试后,这少年竟还能在短短的三百多天当中把修炼又提高了一个境界,宁次已经面无表情一掌朝着导师身侧的破绽拍了过去。


凯曾经对卡卡西说,宁次也算是他组里三人中他操心最少的一个。倒也真不是他偏心,但小李天分上着实有限,而天天毕竟是个姑娘,两人的修炼都要他多费些心思。宁次天资本来就高,一点就通,练的又是家传的功夫,到了一定程度以后,再要提高也不是以钢拳路子见长的凯能够帮的上多少的。非要说哪点操心的话,不如说是从小思想包袱太重,但那毕竟又是家务事,凯明着暗着提点了几次,也不方便再多说。后来这包袱倒是鸣人那个傻小子不由分说三拳两脚给解开了,倒是凯也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
但卡卡西知道他心里对宁次的关心不比别人要少。宁次刚当上忍的时候,和别的前辈合作出了两次任务,凯嘴上不说,却时常暗地里用各种方法盯着,也在宁次不在上忍办公室的时候,问过别的上忍,自家徒弟在任务当中表现得怎么样。


“是个能够让人安心把身后交给他的后辈啊。”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。


此时凯的右腿还没有痊愈,坐着轮椅来参加葬礼,神色疲惫,拧着粗重的眉头不说话,只顾着看剩下的那两个徒弟。在战场上抱着宁次大哭个没完的小李,此时倒是不哭了,和天天并排站在房间另一端,卡卡西看不到他们的表情。


 


卡卡西也曾做过最坏的打算,鸣人永远追不回佐助,或是叛逃,或是死了。三人组生生少了一个,颇为残忍,但有时这就是现实,就好像他的少年时期,同伴因为他直接或间接的缘故,一个个离他而去,追不回来。


他知道如此痛彻心扉之事能给一个人的一生造成怎样的影响,所以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无比幸运,他的小组也是。


而不幸的是,幸运之所以叫做幸运,就是因为它并非人人都能够享有。


即使是对于忍者来说,十八岁也太过年轻了。同期的十二个少年,无论如何艰难困苦,总算熬到了最后,却独独少了一个。本来应该是风一样的年纪,心情总该是飞扬洒脱的,虽然明知前路尚有许多险阻,也可拿出无限的勇气去面对。


凯也跟卡卡西说过,其实日向家族的那件公案,他内心总还有隐忧。即使一时放下了怨恨,那咒印毕竟是实实在在地印在脑门上,除了一死,便无可更改。再怎么早熟,宁次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,鸣人在站在阳光下笑得热血灿烂,阴影中的他便也被感染了。只是这命运终于轮到他头上,于是他便面带微笑地去面对了死亡。


飞速的陀螺旋转到桌子的边缘,啪地一摔便停止下来。


卡卡西叹了口气。


这轻轻一叹吸引了不远处一人的目光。砂隐的年轻风影扭过头来,看了六代目火影一眼,卡卡西点头致意,对方也点点头算是回了一礼。砂隐虽然跟木叶交好,但毕竟身为风影,我爱罗除了和鸣人有些相当奇妙的交情外,跟别的木叶忍者私交也不多。他亲身到场,当然也是因为重视鸣人,另一个原因卡卡西倒也略知一二。念及至此他把目光投向风影身边的女性忍者,却发现手鞠皱着眉头,目光有些半是焦虑,半是心不在焉。


卡卡西心中一动,四下环顾,果然发现少了一个人。


 


葬礼进行到一半却来了个不速之客。彼时日向家主发言才开场,大门在背后吱呀响了一声,卡卡西一回头,却看到了自己的徒弟,宇智波佐助站在门口。


宇智波佐助此时无论从哪个方面看,都不应当出现在这个场合里。且不说他和日向宁次连点像样的交情都没有,就光凭他现在微妙的立场身份,也能叫这一大屋子的气氛立即冷场。事实上空气已经在几秒钟之内迅速冷下来了,要不是死者为大,人人都觉得不便在葬礼上造次,卡卡西也不敢预测这乱子能闹成什么样。


已经有人把目光投向了卡卡西。作为现任六代目火影和佐助的导师,卡卡西明白自己此时须得发个话,他扫了一眼日向家主,见他轻轻点头,便回头沉稳对佐助说:“进来吧。”


既然火影和日向家主都许可了,其他人便也不好说什么。佐助进了屋也不往里走,把门关上以后就靠边站着不动。卡卡西想了想,便也走了过去,人群见火影动作都自动给他让了条路,卡卡西很快走到佐助身边。此时日向家主也开始接着说话,人们便不再注意他们两个。


佐助倒是脸色淡定,毫无表情,卡卡西在心里叹了口气,低声问:“鸣人叫你来的?”


“不是。”佐助出乎意料地答道,“他叫我别来,是我自己要来的。”


隔了几秒钟佐助又说:“我欠他很大的人情。”


“他”此时自然指的是日向宁次。卡卡西立刻意识到佐助说的人情是什么,是几年前那一场让宁次差点丢了性命的追回任务,也是不久前让宁次真的丢了性命的舍身一挡。


卡卡西一瞬间便有些释然。


确实十八年的人生过于短暂,身后更是留下无尽遗憾。但日向宁次以他沉默不言的方式,在他的同伴、他的亲友、他的任务搭档、甚至仅仅是他短短一生的过客心中,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身影。他不像鸣人那样时时发出令人瞩目的声响,却站在所有人不远处,身长挺立,腰背笔直,安静地燃烧自己的光芒,即使此刻光芒已逝,被他照亮过的人们也不曾忘记。


 


葬礼进行到尾声的时候,人们依次上前朝着灵位鞠躬。卡卡西依旧站在最后,不发一言地等待仪式完结。此时轮到小李,他走上前去,没有马上鞠躬,而是双拳紧握站了一会儿,声音沙哑地开口说道:


“上次我中了无限月读,做了一个梦。梦里你还活着,我终于跟你比试了一场,最后是我赢了,我高兴得不得了。可我现在只希望你真的活着,即使输给你也没关系。”


小李声音并不高,但大厅里寂静无声,在场的又都是耳力过人的忍者,是以人人都听见了。别人倒还尚可,人群中的天天却像被雷击中一般整个人僵立了几秒,紧接着以手掩面,脱力般蹲下身去,肩膀不断抽动,却没有发出哭泣的声音。小樱快步上前搂住她,低声安慰着什么。


即使是卡卡西此时也不忍再看,他扭过头去。


 


出了门之后卡卡西似乎才刚刚发觉,今天的太阳好得异常。此时正当盛夏,天上只若有若无地飘着几丝云彩,树影斑驳,蝉鸣阵阵。而他下一个发觉的是马路对面不远处那个孤单站立的身影。


奈良鹿丸,今天唯一一个应该来却没有来出席的人,正笔直地站在那里,目光盯着日向家的大门口。少年以往懒散的表情一扫而空,面上竟仿佛一夜之间生出许多沉重萧索来。


卡卡西心知他此次失去良多。失去使人痛苦,也使人成长,一如光明和阴暗相辅相成,人力不可扭转。


人们陆续看见他,有人点头致意,相熟的也走上前去,或是拍肩,或是言语安慰,他也都一一回应。此时已近正午,阳光白灿灿地落下来,人站在那里,连个影子都不留,越发衬得他身材劲瘦,面色苍白。但卡卡西随之也发现,无论他如何动作,脚下却自始至终稳稳站着,腰背挺得笔直,一如日向宁次生前往日那般。一时间两人身影竟重叠起来,仿佛再有狂风骤雨,也有不折不弯、令人心安的力量。


卡卡西没有猜测他为何不进去,或是情怯,或是不忍,冷暖自知,他人无可琢磨。只是卡卡西也知道,人之一死,固有人流泪,有人唏嘘,却也有人始终挺立,不曾低头。


 


六代目火影在很多年后都还记得那个身影。


 


END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很短的后记:


就这样,火影完结了,宁次挂了,我也可以安心地毕业了_(:з)∠)_


很久没有好好写文了,一时都不知怎么下笔。十多年前萌了这个冷到不能再冷的CP,最终也迎来了结束的这一天。虽然和朋友吐槽了不知道多少次这个结局,但至少是AB笔下的这两个角色曾经让我为之感动,也让我结识了许多有爱的同好,尽管没有做到善始善终,还是要感谢AB。


除了这篇,最近一次写鹿宁也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,现在回头一看以前的东西,自己都觉得脸红,就这样还出过本子,真是对不住掏钱的大家。最后的这一篇也算是为自己这十多年的爱做个总结。想写一个不止步于感情的结尾,尤其是对于活着的人。还有一些私心想说的话也写在了里面。但文笔实在有限,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表达出来。


总之谢谢大家。

评论

热度(169)

  1. 残雪凝辉冷画屏sanjiang 转载了此文字